为援非抗“埃”, 他三改婚期
—— 记省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制所主管医师霍翔
作者:沈峥嵘 来源:新华日报 日期: 2015-07-10
0

   1月、6月、7月,34岁的帅小伙、江苏省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制所主管医师霍翔的三改婚期,何时结婚眼下还没个准头。

    今年1月,霍翔主动请战,入选国家卫生计生委组建的我国第一支第三批援助塞拉利昂防控埃博拉出血热公共卫生师资培训队。1月27日,他和15名队友出征,开始了和“死神”扳手腕的60天较量。

    “很多塞拉利昂民众认为,埃博拉病毒是一种魔咒,不是真实的病毒。患者不愿去治疗,民众更谈不上预防,这样的认知和肆虐的病毒一样危险!”霍翔和队友开始制作张贴标语横幅“埃博拉是真的!”“要洗手!发热就去医院,埃博拉是真的!”除了给当地医务工作者培训埃博拉防治专业知识,他们还面向社区意见领袖单独宣传,得到信任和同意后将其头像与宣传标语张贴在一起,民众接受度大大提高。

    “埃博拉通过直接接触感染者或动物的血液、口水、粪便、尿液、汗液、精液传播,当地的传统丧葬习俗暗藏传播危机。”霍翔回忆说,埃博拉患者的尸体有很强的传染性,而西非葬礼习俗包括触摸、亲吻和清洗遗体等环节,要让亲属接受简易入土也着实不易。霍翔和队友通过社区意见领袖,指导民众在有安全防护措施的条件下给埃博拉患者举行葬礼,专业人员全副武装将尸体包裹进密封袋子、入棺深埋,家属在旁做简单的告别仪式。

    60天辛劳,换来塞拉利昂人发自内心的“China good”赞誉,塞拉利昂媒体报道多次亲切称他们为“中国兄弟”,中国援非抗击埃博拉队伍获“最美医生”荣誉团队称号。“塞拉利昂民众缺少对疾病的正确认知和防控知识,更凸显中国援塞公共卫生培训决策的重大意义。”霍翔说。3月30日,霍翔和队友们返回北京,进行医学隔离。4月21日得知零感染,经历紧张等待的队友们彼此兴奋地拥抱!

    6月3日,霍翔正陪妻子拍婚纱照,收到江苏某城市一起不明原因聚集性肺炎报告。他立即中断拍摄当天赶到,连续20多个小时马不停蹄紧张细致地进行现场调查、锁定线索,化解了危机。未来得及喘口气,又接报另一个市可疑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当霍翔凌晨赶到该市市政府会议室后,立即根据途中搜集的资料信息,与参会领导专家商讨分析疫情、制定防控预案。4时30分,得知实验室检测结果阴性时,和衣躺在沙发上休息等待的霍翔一直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

    工作8个年头,这样的紧张忙碌是霍翔一直以来的节奏。出现大灾大疫,他总冲在最一线。

    2007年,霍翔作为江苏省优秀硕士研究生来到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工作不到一年的霍翔主动请缨,震后第三天即随全国首支、我省首批“国家救灾卫生应急队(江苏)”赴川。在灾区,他肩背消杀器具,连续奋战一个月。组织统一撤回后仅一周,他又主动请战,再次赴川对口支援绵竹一个月。2009年,甲型H1N1流感肆虐,当时国内对该病毒了解甚少,霍翔主动承担我省首批疑似病例采样现场调查的重任,将江苏流感监测网络从3个市扩大到13个市,通过实行全省疾控系统流感监测周报告和考核制度,实现省辖市监控工作全覆盖,还使江苏的监测质量跻入全国第一梯队。禽流感H5N1和H7N9暴发期间,他在脏乱的活禽市场开展流行病学调查进行病例溯源,进入负压隔离病房面对面调查病例。2014年南京青奥会期间,则留下他彻夜撰写应急方案的身影。

    7月7日,为进一步验证我国自主研发埃博拉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霍翔将再次奔赴塞拉利昂,参与埃博拉疫苗II期临床试验,“好日子”第三次被推迟。“疫情是全人类的敌人,抵抗它是为了公众的健康和社会的安定,责任重大。公共卫生防控就是‘急’,疫情来得急,处置更要急。妻子说她理解,会等我!”霍翔的眼里有内疚,也有满满的幸福。 本报记者  沈峥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