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麻风病
作者: 来源:慢传所 日期: 2011-01-20
0

  麻风是可以防治的疾病

  麻风是一种慢性传染病,在人类历史上至少已流行三千多年之久,且无一国、一地可免于该病的侵袭。它在我国已流行两千多年,多发生在北纬38度以南的地区,在同一地区发病分布亦不均衡。半个世纪以前,由于长期没有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措施,可导致众多患者手足、面部和眼的畸残,一直被人们视为"不治之症",对之只能发出"亡之,命矣夫!"和"斯人也,而有斯疾也!"的叹息(孔子语)。时久以来,社会公众对麻风病广泛存在恐惧、歧视和排斥,被驱逐、隔离、迫害以至轻生的事件时有发生。使这一严重危害人民身心健康的疾病,既有医学问题又有社会问题,一直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1954年起在法国慈善家佛勒豪的倡导下,确定每年元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为"世界防治麻风日(国际麻风节)"。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1941年砜类药物的问世,特别是1982年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多种药物联合化疗的应用,取得卓有成效的控制成果。

  全球七十年代估计有1200~1500万名麻风病人,八十年代以来已以联合化疗治愈1000多万名,登记病人数由1985年的540万名,减少为1998年初的82万余名,患病率下降了85%,在98个流行国家己得到消除。现今,92%的登记病人分布在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的16个发展中国家,其中又以印度病人数最多。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政府十分重视麻风病防治工作,1956年初步统计,全国约有登记病人38-39万名(其中传染性病人占三分之一左右)。1957年对麻风病确定了"积极防治、控制传染"的方针,1981年又提出了"力争本世纪末在我国实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奋斗目标:要求至2000年,全国有95%以上的县(市)将麻风患病率控制在≤0.1/万,近5年平均发病率(或发现率)≤0.5/10万。至2000年底,全国累计登记麻风病人50万名,己治愈39万余名,已有90%的县(市)麻风患病率≤0.1/万;全国现症病人数己减少至6000余名,流行程度和范围均大大减少,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实践证明,麻风是可以防治的疾病。

  病因与传染

  麻风是由麻风杆菌引起的疾病,主要侵犯皮肤和周围神经。麻风杆菌于1873年由挪威学者汉森所发现,抗酸染色为阳性。它的生活适应能力较低,离开人体后在自然环境下只能存活几天;在60℃温度下,经1小时即丧失生活能力;抗煮沸性仅为1~8分钟;在夏季日光下直射2~3小时,就可完全丧失生活能力;至今体外人工培养尚未成功。

  人类是麻风菌的主要宿主和传染源。未经治疗的麻风病人(主要是多菌型患者) ,其皮肤及粘膜损害处含有许多麻风菌,可以通过呼吸道和皮肤,随皮肤破损后渗出液或鼻粘膜分泌物排出体外传染给他人。健康人破损的皮肤或粘膜,接触未经治疗病人含菌的皮肤或吸入病人咳出含菌的飞沫,有被传染的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一触即发”的传染病,在与传染性麻风患者同等接触的条件下,只有极个别人发病,这是因为大多数健康成人对麻风菌有自然的免疫力,因而夫妻间的传染发病亦仅在3~5%左右。但是,即使是多菌型病人在接受联合化疗一周后,就可基本消除其传染性。

  麻风不是遗传病,亦未被证实有昆虫或消化道传播。与传染源长期密切接触的人,可能会增加传染的机会。而免疫力低下、贫困、营养不良、过度疲劳、卫生状况差、住房拥挤、居住环境潮湿、皮肤有破损和赤足水田作业等多种因素,均可是导致其发病的危险因素。

  因而,麻风是一种感染率高、而发病率低的疾病,在我国被列为丙类传染病管理。所以,对它既不可麻痹大意,也不应过分恐惧。

  临床表现与诊断

  麻风菌进入人体后生长繁殖的世代周期较长,约是结核菌的13~15倍。感染麻风菌后通常经过2~5年的潜伏期方可发病,而短的为3个月,少数可长达10年以上。发病一开始往往没有什么全身症状,局部皮肤上可只有蚁走或灼热等异样感觉。然后,绝大多数患者可出现一块或多块不同形态的皮肤损害(如红白斑疹、丘疹、斑块、结节等),以及周围浅神经(主要是尺神经、腓总神经、正中神经、桡神经等)损害(如神经粗大,疼痛、压痛,感觉障碍,肌肉萎缩、无力及瘫痪)。

  麻风病临床表现的特点是:(1)皮损处或四肢远端有不同程度的冷热觉、痛觉或浅触觉的障碍(感觉迟钝或丧失),一般无痒感,但局部常有出汗减少或闭汗;(2)有的伴有周围浅神经的粗大;(3)部分病人皮肤涂片可查到麻风菌。

  由于麻风的早期症状往往很轻微,常不易为患者所觉察。同时,由于个体差异可表现为多种不同的病征,会给及早诊断带来些困难。除临床检查外,皮肤切刮法涂片查菌及组织病理学检查可有助于诊断的确定。目前在现场工作中为治疗目的,通常将麻风病人分为两类:⑴少菌型:皮损数在5块以下及仅有一条神经损伤,且皮肤涂片查菌阴性者;⑵多菌型:凡皮损数≥6块,或神经损伤≥2条,或皮肤涂片查菌阳性者。

  麻风病如能早期发现和治疗,并且及时预防和处理麻风反应,就不会有永久性损害。反之,则因为神经损害可能导致无痛性损伤和烫伤,引起溃疡和感染;或者指、趾屈曲,严重者造成骨缺损甚至手、足的缺失;有的还会引起脱眉、面瘫,甚至损及视力,导致失明。晚期病人内脏等处还可发生病变。 

  凡发现有麻风疑似症状或体征者,应及早主动到综合医院(如皮肤科)或皮肤病防治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专业防治机构就诊,家人及亲友亦应敦促其及时寻求医学帮助。麻风病诊断越早,越易治好且不留任何痕迹。贻误时久不仅会扩大传染,且使病情加重,增加治疗难度。虽不致死,但会留有畸残等后遗症,造成病人不必要的痛苦和社会问题。讳疾忌医只能危害自己、又误他人。

  目前,麻风发病人数虽逐渐减少,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流动人口的增加,发病和就诊往往打破了流行地域的界限而散在出现。据对历年综合医院漏诊的麻风病例分析,临床上它易被误诊为皮肤病、神经疾患及其他各科疾病,大约各占三分之一左右,此应引起各科临床医师的重视,从而在应诊中提高对它的警觉性。对麻风病的诊断应及时而慎重。需与皮肤科、神经科等多种疾病相鉴别,遇有诊断怀疑时,应转诊或列为观察病例,定期就诊或随访,做到既防止漏诊又应避免误诊。 

  治疗与预防

  发现麻风病后,病人及早接受多种药物联合疗法可以治愈,并可防止和减少残疾发生。服用联合化疗药物后一周几天内可杀灭患者体内几乎所有的细菌,使其失去传染性。所以患者可以在家服药,边治疗、边工作、边学习,已无必要象过去那样进行人身隔离。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联合化疗方案,少菌型病人经半年疗程的氨苯砜和利福平两种药物治疗,多菌型病人经2年疗程的氨苯砜、利福平和氯法齐明(B663)三种药物治疗,即可获得治愈。病人应遵照医嘱,按时规则、足量的服药治疗。在治疗期间,注意合理的饮食、有规律的作息及注意个人卫生,防止过劳、着凉和酗酒,避免妊娠和分娩等,对及早治愈都是有帮助的。

  在麻风病慢性病程中,随着患者免疫状态的变化,有时可发生急性或亚急性的炎症过程,称之为麻风反应。这种过程常会造成严重的神经和组织损害,以及永久性的残疾、畸形,应竭力加以避免。所以,患者在治疗期间及疗后,要加强医患联系,接受定期检查或随访,经常观察病情变化。同时,教育病人认识麻风反应的早期症状,以便及时就诊,并得到充分的治疗和处理。大约有1/4~1/3患者在治愈后留有局部感觉丧失或残疾、畸形,尚应注意预防残疾加重及防止再受伤害。这就要患者与卫生人员共同努力,定期进行眼、手、足的检查,加以自我护理,及早发现轻微的感染和外伤,并寻求医疗处理。防护用具的使用有助于避免外伤,运动锻练和按摩可以保护肌力和关节的灵活性。必要时整复外科及安装义肢等,亦可为他们提供帮助。

  由于麻风疫苗尚在研究之中,所以现今除健康教育外,麻风病尚缺乏有效的一级预防措施,防治麻风病的主要技术策略及措施仍是及早发现和治疗病人。这就要加强对公众的麻风病防治健康教育,普及麻风病的科学知识,使广大干部、群众,包括所有医务人员,正确认识、对待麻风病和麻风病人,关心、支持和参与麻风防治,创立有利於防治工作开展的社会环境。在持之以恒的日常防治活动中,通过门诊、自报、他报、线索调查及重点人群体检等,最大限度地及时发现早期病人及隐匿病例。普遍以联合化疗免费治疗病人,做到"使得每个村庄的每一个病人都能得到治疗",保证其及时、规则服药,从而控制传染,有效地消除麻风病。无知和恐惧是无济于事的,歧视和偏见既使患者得不到应有的帮助,更不能达到消除疾病的目的。

  麻风病防治任重道远

  我国麻风病防治之所以能取得显著的效果,是政府的重视和承诺、有关部门的密切协作、全社会的广泛参与、社会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的结果,是几代专业防治人员和医务卫生人员数十年历尽艰辛、积极控制的结果。尽管实施了联合化疗,尚无可信的依据表明其能使发病率下降,所以控制麻风发病的问题尚未解决。近年来,全国每年始终还有近2000名的新病例出现,新发病人中儿童病例始终持续在4%左右,表明某些地区传染源还未很好控制;部分地区仍有地方性流行,个别地方病人的发现和治疗还存在问题,尚有一些隐藏病例或病例回升;病例的散在发生和频繁的人口流动,又会增加病人发现和治疗工作的难度。所以,我国要在所有县、市实现基本消灭麻风病这一控制目标,还需作出艰苦的努力。即使实现基本消灭"这一阶段目标,把患病率和发病(发现)率降低到一定程度,这只是人类同麻风病进行长期斗争历史的一个新的里程碑,而有效控制它的发病乃至彻底消灭还需作长期的努力。今后,如果由于放松控制,使病例累积后再构成公共卫生问题,是人们所极不愿意见到的。

  1998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第十五届国际麻风大会,提出在二十一世纪"努力实现一个没有麻风病的世界"。这就要求我们把新的知识与经验结合起来,满腔热情与科学结合起来,将人们良好的愿望和决心,落实到关心、照顾每一个麻风病人及其治愈者中去。不仅要巩固和发展现有防治成果,保持低流行条件下麻风防治工作的持续性,直至没有一名新病例,并进一步消除麻风病所造成的社会问题及其他不良影响。另外,面对全国23万余名存活治愈者(其中10万余人有不同程度的因病致残),他们需要躯体、心理、社会和经济方面的全面康复,取得正常人同样的自尊和生活。为使这一弱势群体真正回归社会,提高其生活质量,除自信、自强外,在经济自立和社会保障上,较长时期内仍需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怀和帮助。

  对彻底解决我国的麻风问题,"消灭麻风病,造福全人类",我们既应充满信心,又应感到任重道远,这就需在各级政府、有关部门、社会团体、公众和广大医务卫生人员,更广泛的重视和参与下,共同为子孙后代造福,使麻风病成为历史,为人类社会的文明和进步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