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雅安----陈勇短信战地日记3
作者: 来源: 日期: 2013-05-07
0

2013年4月28日:由于道路不通,建联村我们已有两天没有进去了。更为重要的是,那里有全镇最大的水厂,供养着一万多人。早晨下着小雨,吃完早饭,戴上安全帽,就向建联村进发了。建联村水厂在半山腰,要穿过绿油油的农田和密密麻麻的树林。坡度挺大,爬得我差点低血糖,于是我们几个便拆了一袋饼干分了。水厂受损不算严重,蓄水池上的一些盖板被震得掉了下去。我们采了出厂水回去检测。这个村多数人都已经迁下来安置了。村医撒消毒药时手不慎被灼伤。我们告诉他如何进行个人防护。中午在村医家借了开水吃方便面,算是把这顿对付过去了。下午回到营地,雨还在下,有6位队友先行撤回南京。

2013年4月29日:早晨起来雨停了。我们到磨刀溪二组的时候又开始下雨了,雨越下越大。雅安的雨是非常出名的,五月即将进入雨季,绵绵不绝,颇似南京的梅雨季节。地震以后,山很容易发生泥石流,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昨晚手机忘了充电,进山很快就没电了。现在我们营地发电车只在晚上七点到十一点之间供电,所以白天必须节约用电,晚上排队充电也成了我们营地的一道风景线。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很珍贵,需要我们用心去呵护它。晚上,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2013年4月30日:山里的空气很清新,每天早晨都能听到莺声燕语。吃完早饭,老羊用已经很哑的声音给我们开晨会,总结昨天的工作进展,布置今天的任务。尽管扩音器已经开到了最大,但我还是要尽量往前靠,才勉强听得到。老羊爱抽烟,考虑事情的时候更甚,但他绝不会在住的地方抽,因为他怕影响我们。我和老羊住在一起,但我从来不知道他夜里什么时候睡觉。每天夜里十一点停止供电以后,他都会戴着我帮他弄好的头灯,拿着当天我们的汇总资料出去。也许夜里的宁静可以让他静静的思考,也许夜里的清冷可以让他思维更活跃。我睡觉会打呼,担心会影响老羊原本就不多的睡眠,我便养成了侧身睡觉的习惯。今天中坝村二组有个村民告诉我们,他们找到了新的水源,希望我们去帮他们看看是否可用。于是我跟高林便前往一探究竟,刚下过雨,山路既湿且滑,几次差点滑倒。老乡见我们爬得困难,便折了两根竹子给我们做了手杖,三条腿走起来总比两条腿走起来稳当些。路上泥泞不堪,每走一步都需用手杖探明虚实再落脚,不然脚进去鞋就出不来了。约么爬了半个小时才到,我们采了水源水回去检测。下来以后满脚是泥,估计我们俩是本年度最狼狈登山者了。

2013年5月1日:凌晨两点一刻,又发生了一次余震。为什么时间记得这么清楚,因为我被震醒了。这是我入川以来感受到的最大一次余震,我感觉整个大地都在晃动。晃动之剧烈如同炒菜时的颠勺,不过人不是拿着锅,而是在锅中。今天是劳动节,劳动劳动更健康。早晨我们到灵关中学安置点去。这里已经撤走了好些人,空下的地方开始搭建板房,一些小朋友在简易板房里上课。昨天采的水样结果出来了,合格!晚上过节加了个餐,韩复兴的鸭子。今晚真是吃撑了,腰都弯不下去。

2013年5月2日:早晨出门往左走到磨刀溪村,单程一个半小时脚程。这里盛产大理石,隔个几十米就有一个石材场。有些工厂已经有工人复工了。石材场因其地大空旷,是安置受灾群众的绝佳地点。磨刀溪村的尽头有个关卡,是进出宝兴的必经之路。现在进出宝兴只能单边通行,早晨七点到十二点只能进不能出,下午两点到七点只能出不能进。为的就是防止路上拥堵,发生塌方时无法躲避。每次过这段路的时候老羊都会提醒我们,不要睡觉,抓紧扶手。今天雨又下了一天,不见减小的迹象,晚上9点多又有一次大的余震。

2013年5月3日:今天艳阳高照。按照对口支援要求,对口灵关镇的是泸州市。中午他们一行30余人终于抵达了,下午我们包村人员便带着他们交接。对口中坝村的是泸州叙永县,我把中坝的基本情况和我们前期工作情况给他们介绍后,便把他们引见给村长、支书、村医等一干人等,这样就正式接上头了。下午体验了一次马达式喷雾器,原先我只知道这家伙很重,装满药是八十斤,背上以后才发现,马达巨大的振感好像整个内脏都会随之震动一样,马达的轰鸣声让人根本无法听清周围人说话的声音,还有一点最重要,就是做好个人防护,否则它就会变成传说中的神器“要你命三千”。下午回来,营地重新调整了一下,腾出一半的地方用来搭建板房。

2013年5月4日:早晨老羊召集我们开会,重点是布置下一阶段工作。完成与泸州驻村工作交接后,我们工作思路要调整,覆盖范围会更广。作为国家队,我们以后要更加注重人员培训、巡查与评估。再过两天,这里要进行甲肝和麻风腮疫苗的强化免疫,这也是我们要重点关注的。同时我们要利用空闲时间学习相关文件和技术方案,做好车辆维护和物资清点。国家气象台提醒5月上旬雅安将成为全国暴雨中心,老羊让我们注意安全。今天太阳不错,很多队友便利用这难得的阳光把衣服洗了。老板今天带着十几个师弟师妹到芦山接替前面过来的学生,只可惜不能到宝兴来,无缘一聚,他只是叮嘱我到成都一定要找他。

2013年5月5日:今天我们为明天即将开始的应急免疫做准备,下午挨个村踩点,查看场所,理顺流程。中午乔少爷到营地来看我们,这个乔少爷究竟何许人也?为什么会专门跑到灾区来看我们?这就要从五年前的那次“5.12”抗震救灾说起了。想当初,2008年“5.12”地震后,我们奔赴抗震救灾第一线,驻扎在什邡市蓥华镇。营地旁边有一处农家乐,名曰“乔老爷山庄”。虽然也经地震洗礼,所幸受损不严重。当时我们并没有餐车这种东东,吃饭以矿泉水泡方便面为主,这种饮食模式可及性很好,但可持续性极差,时间久了很容易营养不良。就在这时,乔老爷山庄庄主乔老爷先生提出愿意借出自家地方供我们使用,于是我们的大厨王本四先生便有了用武之地。在这里为我们做出了一顿顿可口饭菜,而乔老爷父子也陪我们渡过了艰苦的41天。

今天来的这位乔少爷正是乔老爷的公子,乔老爷山庄的少庄主。鉴于这种深厚的革命友谊,乔少爷给我们带来了新鲜的竹笋,于是今天晚饭就有了新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