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青海玉树地震:最困难的是药品比较欠缺
作者: 来源:BTV《天下天下谈》 日期: 2010-11-11
0
     BTV《天下天下谈》2010年4月15日:直击高原大地震,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天下天天谈。北京时间14日早上7时49分,我国青海省玉树县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了里氏7.1级的强烈地震。之后余震不断,伤亡过万,损失惨重,特别是在14号上午9点30分发生的里氏6.3级的余震,更是对灾区造成了二次伤害。我们今天演播室的两位嘉宾是国家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孙士鋐先生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新闻观察员洪琳老师。欢迎二位。现在心情是非常沉痛的,我们也非常想知道,现在灾区纤长的状况是什么样,节目一开始我们首先要电话连线地震发生开始一直坚守在地震现场的一位救援志愿者,他是格桑花教育协会的秘书长徐莱,徐莱你好。

  徐莱:玉树现在房子倒掉的非常多,基本上民房都倒掉了。现在遇难的人数基本上排到杰古寺的周围。现在一路上都是军车,救援的队伍正源源不断开往玉树州。路上下了一些雪,他也提醒当地救援人员,应该不会太缺,志愿者谨慎考虑,最好不要去玉树州。

  主持人:你觉得现在灾区最需要的是什么?你们面临最大的困难又是什么?

  徐莱:当地最困难的是药品比较欠缺。他们的食品、棉被,还有棉衣都比较紧缺。

  主持人:谢谢徐莱,你和辛苦,希望你转告所有在现场参与救援的人员,我们的心和你们在一起,谢谢你。

  主持人: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在广播当中我听到有一个玉树地震局的工作人员,他昨天在上班的路上看到了在据很多土木结构房屋倒塌,洪琳你听到这个广播吗?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

  洪琳:当地时间早晨7点50左右,发生地震,这边工作人员刚好赶往自己工作单位,地震局的路上。地震发生以后,地震局是当地非常专业的机构。我可以判断出来,地震发生以后,如果说相关机构,比如救援机构,民政部也好,如果了解一些最新的情况,其实能够非常精确地描述这场灾害造成的损失。因此这个时候我们发现这名工作人员已经看到了这次一个地震,从他的经验来判断,造成破坏的程度。没有犹豫,到了单位以后,陆陆续续发现自己单位中,能够联络到的,包括没有受到伤害的工作人员都很快第一时间赶到单位。也就是地震局的工作一直没有停,而且楼房也是开了裂缝及因为这次对当地的房屋造成损害确实非常非常大,他们办公环境也是很危险的环境。即使是这样,作为地震局工作人员责任,保持了渠道的畅通,也为后方接下来的救援提供第一手非常非常宝贵的信息,而且是非常准确,非常及时的信息。

  主持人:各位,我们在这里正在关注青海玉树的7.1级强烈地震,接下来我们来看相关的报道

  小片:玉树地震背景介绍

  主持人:能不能简要的给我们讲一下这次玉树地震形成一个大概的原因是什么?

  孙士鋐:玉树地震本身发生在我们称为叫三江地震活动带,所谓三江就是金沙江、怒江、澜沧江,这个地震代议制是我们国家地震活动水平比较高发的地区。现在进入地震活动频发状态,三江地震活动带必然会引起比较大的响应。

  主持人:现在有30多人被埋在底下,四层楼房,你想坍塌下来应该是,我觉得状况很难去想像。

  洪琳:如果是钢筋混凝土的结构,有可能在第一时间倒塌,如果能够找到桌椅,或者有狭小支持空间,保证第一时间自己身体躯干,包括腿胳膊不受重压,这很重要。如果受了伤,比如说撕个布条把自己流血的伤口匝起来,赢得非常宝贵的时间。因为在那个环境地下,如果救援的队伍没有及时赶到,第一个能够给你带来生存下来希望的一定是自己。 

  主持人:孙老师,你觉得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孙士鋐:这个地区的房屋呢主要是土木结构,就是开展自救互救是很有效的手段。

  主持人:现在我们非常关心是当地天气的问题,因为我们看到在未来三天当中,玉树当地的气温,晚上基本上在零下二到三摄氏度,白天也就是13、15度的样子。尤其昨天晚上,根据新闻的报道,在当地有很多受灾的群众只能露宿。

  洪琳:对于埋在地下,现在瓦砾之下的人,和逃出来的人,其实他们救灾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埋在下面的人可能想的是我如何存活下去,使我的生命延续下去,而逃出来的人就是说,相信政府,相信接下来救援机构第一时间会赶到这里,对他来讲不是黄金72小时的概念,对我来讲是24小时,如果熬过24小时,接下来饮用水也好,食品也好,救灾衣物等等,逐渐恢复灾前状态。对现在来讲,遇到很大困难这些,受灾地区这些群众来讲,可能第一个就是说,如何过去第一个24小时,第一个24小时相对好得多。目前季节对他们来讲实际上冬季还没有过去。因此我们看到昼夜的温差非常非常大,年的温差不是很大,到晚上零下三度四度,白天大概十五六度,上下温差接近20度,到了晚上应该说是很难的事情。早晨发生地震的时间很早,当地实际上很北京有两个小时时差,很多百姓当时没有到上班上学的时间,如果出门比较晚的人,有可能还在家里。可能穿的衣服不是很多。

  主持人:震区的救援情况我们现在要连线中国国际救援队工程师李亦钢。李亦钢你好。现在你是在哪儿?

  李亦钢:我现在在玉树县城。

  主持人:现在你所看到县城情况怎么样?

  李亦钢:当地居民房子好多都是砌石结构的,塌得比较厉害。这是造成死亡比较大的原因。反正前面来的同志给我们介绍说,可能估计整体破坏比较严重,我们看到有几冻大型建筑倒塌得比较厉害,有些人正在现场施救。

  主持人:你们到达现场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李毅刚:我们主要从整个灾情的调查、汇总,还围绕队伍开展。后面可能救援队马上到了,他们会马上开展现场的研究工作。大概是这么一个分工。

  主持人:我们知道玉树当地海拔非常高,在高原上。

  李亦钢:这个确实很明显。高原反应还是比较强烈,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包括一些头晕、头疼,这些症状也都有。可能我们也要注意一下,我估计也会给后面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包括救援,我想也是一个比较耗体力的工作。现在来看,很多救援队来不会适应这个,我估计会给救援带来一定的困难。

  主持人:好,你辛苦了,祝你们救援工作一切顺利。谢谢你。

  主持人:孙老师,我们在展开救援的时候,你觉得我们现在需要注意是什么?

  孙士鋐:总体上这个地震的次生灾害不会很严重。所以救援总体上,刚才我也提到了,可能以自救互救为主。少数建筑物相对比较困难一点。像整个救援过程,我估计也持续时间比较短,有这么一周时间,我想可以完成这一次的救援工作。因为主要这个地区,一个灾害比较集中,主要集中在玉树县城。因为我们知道,这一次地震离玉树县是30公里,其他地区,灾害的分布面积不会很广。因为在大量地区是属于牧民区,相对来说人员比较稀少。所以这一次灾害关注还是这个,另一点,根据这个地区土木建筑结构,伤亡的人数是比较多的。房屋倒塌以后,所以我们要关注大量的伤病员的救助,所以在这次救助中,可能要加强医疗队的派遣。再一个,大量的房屋已经倒塌了,需要建筑一些临时性的安置点,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咱们的国道214线是畅通,所以可以保证救援队和物资源源不断的被送进去。另外通讯现在也是畅通的,中国移动有很多基站,超级基站在那儿通信是好的。

  洪琳:刚才罗旭你谈到中国移动基站,超级基站,据说可以防地震,防洪水。而这一次保证地震灾区,当时我们说古话的通讯已经中断,但是移动,国道也是这样,在第一时间,公安部相关交通管理部门发出通报,提醒当地车辆为救援车辆让路,而且自动,包括大家考虑到救灾物资,人员运送等等,给救灾提供尽可能的便利。我们看到,实际上灾情发生以后,全社会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相关部门都在做准备。广东武警总队,曾经参与过汶川地震特别有经验的官兵,马上做好准备。国际救援队也是第一时间,我们刚才连线,到昨天晚上已经抵达那么,确实有效高速运转的机制,保障救援能够快速展开,有效展开。

  主持人:现在现场情况非常关心,我们要连线人是当地志愿者陈心梅,陈心梅你好。

  主持人:你现在看到是什么?

  陈心梅:我现在跟着当地一个人去他家,但是全部在废墟当中找。

  主持人:现在当地没有路了是吧,全部都是瓦砾?

  陈心梅:对,没有瓦砾,都是土。

  主持人:我们的通信短暂中断,当地志愿者,有可能是不是要去一些保暖的衣物,我觉得可能有中情况。当地由于气温比较低,所以一些御寒的衣物,他们返回地震倒塌房子里面应该注意一些什么?

  孙士宏:不应该在当天返回到房屋里边。

  孙士宏:这么大的地震发生以后,后面随之发生比较强的余震,像这次7.1级地震发生以后一个小时36分,当天9点25分发生6.3级地震。已经快要倒塌的房屋,由于再一次的震动很容易倒塌。

  主持人:心梅你好,刚才信号有一些问题。现在你正在前往当地一个人家里面是不是?

  主持人:你们现在到他家里做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场专家说24小时之内可能还会发生余震,这是很危险的一个举动。

  陈心梅:因此成为一片废墟,全部夷为平地了,这片民区我以前经常来,现在没有一座完整的房子。

  主持人:在连线过程当中,旁边有非常焦躁的狗的叫声。孙老师为什么狗会这么烦燥呢?

  孙士宏:可能是地震发生以后,在这个地区会产生一些次生电势等等的异常现象,这些异常现象对动物产生一些刺激。

  主持人:我们现在从狗的焦躁叫声当中我们可以分析出什么?

  孙士鋐:如果在周边没有什么别的因素,这样子狗的狂叫,说明这个地震后面会不会再次发生强余震。因为狗相对来说有一定的灵敏性,需要综合起来考虑。但是单一的,凭狗的嚎叫来判断还是有一定困难,综合起来考虑。

  孙士鋐:就是像玉树地震,可能还有一些其他的观测,形变观测,电磁观测,这些地震前兆观测手段又出现一些短时间的信息。根据这些信息很动物的嚎叫综合起来,对后面强余震的判定,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在这次地震发生之前,您有没有收到个相关的信息和预测?

  孙士鋐:我收到过,在地震前一天,我收到了社会上两位搞业余有关地震方面的预测意见。

  孙士鋐:一个是西安的,他是航天系统的。他在自己家里边挨了一组单板,底下是一个重捶,他挨了将近100个,这个尺度是不一样的,他当有的几米长,有的几十厘米天晚上震前一天告诉我,他的一组单板都出现了明显的异常,就是位移。如果当他出现异常的时候没有出现其他的小震,他认为这个是地震信息。他只能判断,这一两天可能要有强震发生。但是他在地点上判断不出来。

  主持人:还有一条信息呢?

  孙士鋐:还有一条是湖南常德一个老师,一个女老师。她汶川地震以后发现较大地震发现前,她耳朵要发生耳鸣。

  主持人:洪琳老师,在你工作和生活经历当中,你亲自碰到过地震吗?

  洪琳:以前我在南亚驻站的时候,2001年包括后来2003年,那次震感非常非常强烈,早晨接近快天亮的时候,应该早晨四五点钟发生地震,那直接把我从床上震醒,那次对我来讲是很不成功的预防地震遭遇站。其实第一时间往往是惊慌失措,到了2005年,巴基斯坦又发生一次大地震那一次我已经回国了。当地的朋友包括中国工作人员等等,他们的情况,当时我的两个好朋友做记者朋友,被困在巴基斯坦北部地震灾区,采取自救的措施,爬了一半左右的时候就被当地朋友劝回来时,这个山非常非常高,你们体力,包括对当地路况不熟悉状况,比较好的办法找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对于余震来讲受的影响不大等待救援。其他时间等救援,可能比你自己盲目去逃生可能会更好。所以我觉得很多这样例子给我们一个提示,在地震发生以后,如果节约体力,包括等待救援更好去安排,而不要采取一些盲目的举动。使自己本来已经逃生到了另外一种危险里面去,这种很重要。

  主持人:主持人:刚才我们和陈心梅当地志愿者进行联系,但是信号中断了,我们现在再试图和她联系一下,不知道信号有没有恢复,心梅你好。

  陈心梅:所有的地方,一大片所有的,全部是废墟。他家旁边一家,上面还有七个人压在那里,我们没办法去救助。

  主持人:你在现场你可以看到我们救援队展开工作了吗?

  陈心梅:有很多人在救援。一栋楼压着八个人,他们也在救。我现在是在玉树这个赛马场,所有的人几乎都到这里来集中了,我在这里看到很多伤员。还有我们救助点学校学生的伤员。他们这边现在都没有账篷,这边缺少账篷,这些人都是露天的,或者用车子,呆在车子里面。

  主持人:现在现场没有任何的账篷是吧?

  陈心梅:偶尔看到一个,很小的,应该是牧民自己家里的。

  主持人:心梅你觉得现在在现场,你们还需要哪些帮助?你们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陈心梅:现在这里有人在哭,他们家里人,好多人在哭。他们都露天坐在地上。你告诉他们,别难过,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都非常的关注玉树,现在全国人民都非常关注玉树,一定告诉他们。

  主持人:

  洪琳:所以对地震来讲,可能很多人我们市场生活中都要防范,多学一些防震简单知识有好处。刚才孙老师讲了,尽管在这之前可能我们民间地震预测者也发现了一些征兆。但是从判断震级、地点、时间等等,其实应用的价值还没有找到相关的逻辑性。但是国外一些国家,比如说日本,它也是地震多发的国家,它其实有一些先进的经验。比如说地震之前短暂几秒或者10秒这个时间对赢得自救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之前是不是准备一些简单易用求助工具。实际我的同时在,就觉得说,是不是应该采取一些防范的措施。应对地震的小箱子,可以展示一下。创可贴,水,手电筒,随时要关注一下电池,而且我们看到这里还有刀具,类似像瑞士军刀一样,可用的东西很多,很方便。另外还有一个棉花,止血在第一时间是很重要的,可以清洁伤口,延缓伤口感染的速度,为救援赢得时间。另外棉花组重要一点,在万不得已的情况来,可以用来充饥。吃了一小包棉花,可以使你的生命延长36小时左右。比如说玉树地震,晚上很寒冷,重点一些部位,如果应用上其实还可以起到保暖的效果。所以我们看到,这个小箱子里装的东西,每一样东西值不了多少钱。但是这个急救包真正用起来很有效。另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一个哨子,这个哨子只有几块钱,吹起来声音非常大,非常省体力。一吹起来声音很大,在被困的时候,实际上是节省体力,引起外面救援人员注意,而且最有效的一个办法。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青海有一种花非常有名,叫格桑花。这种花的特点是非常的坚韧。我们希望,这种花非常的有生命力,也带给当地人民更多的信心。我们也希望我们受灾的同胞可以像美丽的格桑花一样,等到见到蓝天白云的那一天。在这里深深的祝福他们。当然我们现在也需要大家把心团结在一起,刚才我们也给大家提示了,中华慈善总会有捐款的账号,已经打在了屏幕的下方,我们希望大家对灾区踊跃的捐款,而且现在我们需要把很多的物资,包括可以御寒的衣物我们可以通过有关的渠道可以捐到当地,也感谢您对本期节目的关注。我门也会为大家继续关注青海玉树的地震。